翻页 ? 夜间
横热文学 > [周九良]挚爱 > 求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横热文学] https://www.hengre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九良站在门口待了半天都没等来她的抬头,她就趴桌上哈哈哈哈哈个不停。

??不得已,他敲了敲玻璃门。不想只引来山有景一句,“我信你个鬼,还小眼八叉钢丝球,我再上你狗当我就把我工作台吃了。”她说完,头也不抬的摆着手道,“自己找地儿窝,喝什么自己去后边儿拿。先告诉你,我今天没空,有约。”

??房间里静了下来,只音响里传来嘈杂的哈哈哈的声音和她拍桌子大笑混成一景。

??没办法,他只得摘了口罩帽子,自己走到她的桌前,伸脖子看了看吸引了她全部注意的电脑屏幕,问她,“喜欢孙九芳?”

??“?”山有景听声抬头,见是周九良,趴在桌子上愣了一愣。

??他看的好笑,问她,“怎么?我看你一直在拖进度条,重复九芳那句话。”

??山有景双手放桌上,抬头对着周九良眨了眨眼,“昂...传·销·头·目,你不觉得挺可爱的吗?”

??他点头,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挺可爱的,我介绍你们认识?”

??“喜欢就要认识么?喜欢不是关注他台上作品么,私下生活我没有权利打扰。”山有景睁大眼睛盯着他道,“任何人,都不该戴着那顶所谓的喜欢的帽子去打扰他人,不是么。”

??他挑了挑眉,再次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对。”

??“不过,我还是挺想要他一个签名的。还有你们相声剧葫芦娃什么时候能再演一回啊,我可以给他提供定制甲,保证不掉钻!”山有景偏头指着右前边那张摆的乱七八糟的工作台,遗憾的道,“桌子上那个摆台做出来都半年了,带它去剧场也有五六多次了,到现在,别说签名了,我都没顾得上把它拿出来。”

??周九良顺着她的指向迈步向着她工作台走去,在一堆瓶瓶罐罐里扒拉出一张巴掌大的小摆台。是九芳一张远景的舞台照,一身墨绿大褂负手而立,还真有点翩翩公子少年郎的气度。

??“经常去小剧场看吗?”

??山有景道,“也没有,我没时间,再有你们七队的票实在是太难抢了,我又不买黄牛票,只能随缘。”

??“其他队也很棒。”

??“棒是很棒,就是耽误我挣钱。所以就只盯七队了。”山有景道,“我只是个俗人啊。”

??他听到好笑,拿着九芳的摆台走回来,问山有景,“要我帮你签吗?”

??山有景还以为他要把照片拿去让九芳签呢,急忙站起来,疯狂的点了点头,“可以可以,就是会不会太麻烦你?”

??“不麻烦。”伸手自她的桌子上拿了支马克笔,刷刷刷的签在了照片上。

??周九良三个大字盖在了九芳的照片上。

??从头到脚,堪称完美。

??签完他还摆到山有景的眼前让她看了看,并交代她,“换一个好点的框吧,你这照片都没封,容易泛旧。不过也正好,签了再封,一体。”

??山有景都愣了,“......”她那摆台只定了边框就是想让正主签名的啊,她又不傻,她要有了签名不早裱的漂漂亮亮的摆到前台去了么。

??再有,原来帮签是这种帮签么......

??“怎么了?”他看山有景瞪着眼珠不可置信的样子就好笑,抬手在她头上敲一记,问她,“今天有约了吗?”

??山有景摸摸被他敲了的地方,“你不是说晚上一起吃饭么?对了,不是约的晚上吗,你怎么现在就过来了。”山有景这才想起来问他,她抬头看看表,“现在还早呢?你不是说下午三点的飞机么?”

??“我有些事,提前了。”他随口扯了理由糊弄过去,又问山有景,“下午有其他约么?”

??“没,我哪里有人约。她们都恨不得给我脑门上纹上‘守钱奴,爱钱屁’这六个大字,谁也懒得约我。”

??不知怎么的,他听到她说出那句‘谁也懒得约我’就觉得高兴,特别高兴,“那你在等谁呢?我进来的时候你可是在等人呢。”

??山有景摆手,“无良室友,我还以为她回来了呢。三天两头糊弄我,让她气死了。”

??“哦?你室友是小眼八叉钢丝球?”

??山有景猛的抬头问他,“你怎么知道?”山有景嘴上这么说,心里恨不得现在就冲回家掐着她舍友的脖子问一问她为什么这么害我。

??之前耍了自己好几次,让自己深刻的记住了狼来了的故事的同时也耗尽了之前自己心里的那份期盼。现在狼真的来了,自己反而没在意。

??山有景懊恼的敲了敲头,深恨自己为什么没看一眼休息区的监控,为什么就让人直接上来了。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可不能承认,她就故意揪着自己的眼皮对他道,“哦,忘了你也见过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子高高的,有点男孩子气,跟我一样单眼皮,留着短发的那个就是她。”

??他看的好笑,“挺可爱的。”

??山有景问他,“谁可爱?”

??他学着她的动作揪了揪眼皮,“她可爱。”

??山有景见他也没拆穿自己,心里怪美的。再有她是真没想到私底下的周九良还有这一面,这几次见面可真是刷新了她对他的认知。

??台上撅孟鹤堂撅的跟什么似的,原来也有这油嘴滑舌的时候么?

??不过周九良没再提小眼八叉钢丝球这事,她也就没表现出来,只是再次对着他揪了揪眼皮,“他可爱。”

??他看着她的动作,不知怎么的心跳都加了几分,偏头掩饰似的咳一声,问她,“什么时候忙完,我去楼下等你。”

??山有景道,“我没事了,下午约的顾客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要不她也不会让人直接上来。

??“那收拾一下走吧,我定了餐厅。”说着走到了山有景的工作台前,问她,“这些怎么收?我帮你。”

??“不用不用,这些笔清洗起来麻烦的很,一会儿我让助理过来收拾就行,她知道我的习惯,知道东西放在哪儿。”山有景说完又指了指身后,“你先下去等我吧,我去里边收拾一下。”

??他回头,看向她身后,见那里有扇暗门,应该是间休息室,“我送你回家,不着急,慢慢收拾。”

??山有景笑了笑,“不用,我就换双鞋。这儿跟家里一样,该有的都有。我其实也不怎么回家,平时晚了的话就直接住这儿了。”

??他听她这样说也就没在说什么,直接道,“行,那我下去等你,慢慢收拾,不着急。”他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关门的时候正看见她打开了里间的门,漏出她挂满彩灯的梳妆台。

??还真是个小丫头。

??就是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他戴好帽子口罩转身向楼下走去,结果他刚迈下最后一阶台阶,立刻就有店员迎了上来,笑着对他道,“周先生,老大交代了让你去贵宾休息室等她。”

??不会照顾自己,店里服务倒是做的不错。

??“不用了,我去出去等她。”他边往外走边问跟在身旁的店员,“你们老大平时几点下班?”

??店员道,“老大一天接两个顾客,忙完就下班。”

??“你们最晚几点闭店?”

??店员道,“老大规定一楼晚上九点以后就不接新顾客了,二楼预约了大客户的也不能超过十一点,老大的单有时会晚一些,也不会超过凌晨一点。”

??几句话,他也走到了店门口,店员先他一步打开店门,“周先生您慢走。”

??他点点头走出店门,先把车开出来,打开双闪,在店门口等她。

??没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在敲打车窗,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挡了店门,所以有店员过来提醒他呢。可等他落下车窗才发现是山有景。

??他忙把车锁打开,让她上车。

??山有景还说呢,“停我店门口,影响我生意我得找你算账。”

??他道,“那这一下午有的耽误了,老大都给我拐走了。”

??山有景道,“所以今天这饭你请。”

??他嘿乐,“那不成,当初可是你定的AA。”

??山有景斜他一眼,把安全带系上,“小气吧啦的,一点儿也不像刚开完专场回来的人。”

??“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钱,不容易呢。你不也说过么,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十分认同这话,已经把它当作了我的人生座右铭。”

??“看抠那样儿。”山有景把自己的小挎包拎起来冲着他抖一抖,“饭你请,一会儿送你个礼物行了吧。”

??他扫一眼山有景的小包儿,启车打开导航,好奇的问她,“什么礼物,你这小包儿还没我手大呢,先拿出来给我看看,我看值不值我这顿饭钱。”

??山有景斜他一眼,“开你的车吧,咱俩这关系我能拿出什么礼物,拼夕夕两块五包邮!”

??“噗。”周九良让她逗的直接笑喷了,乐道,“不行咱在路口买个烤肠吃得了。哎,放心啊,让你吃一块五的脆骨肠,那便宜的一块钱的,我吃。”

??山有景让他逗得大笑,开始跟他胡侃,“咱这关系,你就不能把肠都给我吃?”

??他笑,“那我不赔惨了,我这还搭着油钱呢。”

??山有景把笑的停不下来,她抖着手把遮阳板打开,遮住热烈的午后阳光,“我还没说你方的我下午没生意做呢。”

??周九良再次让她逗的笑喷,他大笑着打断山有景的话,“别瞎说啊,会方人的是我们老大,我可不敢抢活。”

??“你今天是不是喝了假酒出来的,你赶紧靠边儿停下让我来开,别饭没吃成你再被逮局子里去。”山有景都惊了,这一拉再拉的下限,她都不敢确认坐她旁边开车这位到底是不是那个台风稳健轻言控场的周九良了。

??不过,他在台上也不是一味的冷淡,要不也不能有个小甜饼的称呼。

??这不,他又回了话,“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山有景都佩服他,北京这个路况,他还有心情贫呢,“好好开车,别瞎贫了,你再这样我叫交警叔叔了查你啊。”

??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周九良又回她,“北京这路,不说话容易困,也有感染路怒症的风险。”

??山有景这回没回他的话,而是偏过头去看他一眼,之后转头看向了窗外,半晌才笑着道,“真是不一样啊,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呢。那老先生的做派,啧啧,给我八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给你搭话。”

??他道,“我性格内向,慢热一些,好多事喜欢搁在心里。”

??“嗯,感觉的出来。”她第一次见他到现在也一年多了,可要说对他的了解,她也只能说一句‘坚持,尊重,善待’了。

??坚持艺术,尊重他人,善待自己。

??周九良听她突然淡了兴致,心口不由的紧了一下,也是赶寸,排队拐弯车正赶上了变灯,他忙停下了走的慢悠悠的,跟龟爬一样的车。

??他手伏在方向盘上,偏头看山有景一眼,突然道,“有景,你觉得我怎么样?”

??山有景道,“不怎么好看。”

??他道,“我不是问你长相,我是说我这个人怎么样。”

??山有景回过头来看他一眼,“稳重又可靠。”

??“实话?”

??山有景点头回他,“实话。”真正会善待自己的人,往往先学会的都是尊重他人。这一点,周九良做的很好。

??“那我说我想让你嫁给我,你会不会觉得我轻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