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 夜间
横热文学 > 黄四娘变人后藏私很艰难 > 讨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横热文学] https://www.hengre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后脚的差距,王英几个合着郎中那边的三两人,汇合着一起寻了过来。

??“快,叔,先给看看有什么事儿没有。”顾不得跟旁边的两人说上一句话,王英大力拉了土郎中往前边推。

??书书看着来了一群的人,反射性护好自己的‘食’,不让太多人看到。

??一边的手被抓着号脉搏,另一边的黄玉广也让出了位置给新来的人。

??有点虚胖的女人,脸色也是普遍的蜡黄,一点也不红润好看。头发毛毛躁躁的,上面还夹着草根什么的渣子。可就是这样的人,正紧张地看着她,眼里只有她一个,跟那个爹一样。

??书书舌尖顶了顶牙龈,她想她可能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这种复杂的感情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酸涩与甜蜜交织,就算落泪也好像是幸福的。

??“怎么样?”

??“没事儿,就是虚不受补,又失了点儿血。别的地方除了些小擦伤都好着呢。”

??书书愣神的时间,脉已经号完了,身体也被检查了下。

??气氛有些沉闷,土郎中看旁边的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忍不住打哈哈让小辈们缓解一下。“这是吃了什么好东西,看这小脸红扑扑的,消化的挺快啊。”

??殊不知他一语中的,真的是吃了好东西。

??“你这丫头,你说你又来这里干啥?你知不知道我们都找你找疯了。”说着泪又下来了。之前感觉都流完了,可它竟然还能往外冒。

??“娘,我没事儿。”书书忽然间羞涩地回了一句话。叫了那么多声爹,不叫娘岂不是有些不公平?她这样想着。

??真的是因为公平吗?油盐不进,糖醋不分的家伙还管过什么公不公平?她的公平一直是:只要她得利,那就是公平。

??这一叫,土郎中又被拉地更近。得到好消息的亲人自是喜不自胜,王英却没来由心里微微抽痛一下后才跟着高兴,也开始真正的狂喜。

??趁着稍放了心的空当,黄玉广也把昨晚的事儿说了出来,事先解释给大家听。

??冷静了好一会儿,他们才一同义愤填膺地合计要下去好好问一问那两人的良心都被什么给吃了,还要亲眼去看到他们被绳之以法。

??要下山了,书书当然肯定也一起,不容置疑。只是那身后的俩物件……

??“这是什么?”王英拿起了地上还没来得及被收到怀中的东西。

??“这……”土郎中离的很近,看一眼就认清了手中的‘小人儿’,惊地叫出了声:“人参!”

??其他人一时都被镇住了。

??走了几步,到了跟前,“这得有个近百年。”就是那明显的一口止住了他接下来要普及那多么珍贵的话,凌乱不整的须子更是让他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土郎中:唉!造孽啊!还是别看了,反正也不是自己的。

??但是他真的做不到啊!

??“这好好的一根保存完整,完全可以当个传家宝了,关键时刻没准儿还能救命用。”摇头叹息停不下来,“真是可惜,被……”糟蹋了。

??“这么鲜,你们也不会保存,我给你炮制吧,只要给我两根须子泡酒就行。”他也不问怎么来的。可余光中却瞥到小低个子的手中黄绒绒的东西,连忙转了注意力仔细确认,就连人参的问题也顾不得了。

??“黄大仙?”

??“怎么回事儿,这些年不是很少出没了吗?”

??“祖上不是说大灾将至,它们都会去别地谋活路,不祸害……,近年来不是应该不会返回吗?”

??“灾过去了?”

??“什么?”书书不明不白地听着,总觉得有什么隐秘。

??“行了,行了,都嘴巴紧着点儿,现在是让你大咧咧胡喳喳的时候?先回去。”算是长辈的土郎中震慑完四周,正准备去接过书书怀中那一只的时候,被黄玉广拦下了。

??“叔,让书书抱着吧。”他刚刚一直在想有什么不对,总感觉书书会好就跟她身边的那只黄大仙有关。

??土郎中也没坚持。他只是觉得黄大仙没了生机的征兆有些不好才想接过,反正他也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也不怕失去。不过,转过来一想,没准这是书书丫头的机缘,怎么就那么巧地她好了,还紧巴地护着怀里凉了的小身子,也不害怕。

??“走”

??一行人也不遮掩,浩浩荡荡地拐个弯回村子里去。反正不管别人咋想,他们姓黄的二十来户得到的东西从来都是内部分割消化,外姓的可别想招惹,不然谁先发的声就每家出人天天白天黑夜地轮流去堵他的家门,别想安生。

??当然,老黄家内部也有各自的矛盾,可是一旦涉及对外这一方面却绝对的具有统一对外的优良特性,下手绝不留情。

??等到下去的时候,就看到那些人索性工都不上了,都围在一起讨论地热火朝天。幸好现在活也不是太多,而且又关乎老黄家的两条人命,必须也要给大家警个醒,提提神经。

??最中央被捆了俩人,不久前刚逝去唯一儿子的女人正在哭着质问些什么,最里面那一圈围的基本也都是一个姓的。

??他们一群到来的动静也不小,外边的也都主动挤挤给另一个倒霉苦主让路。

??书书本来就被她爹娘护着和土郎中走在最前面,这一让,自然很是显眼。她也没要求着要下地上自己走,就那样被抱着走进了最前排的圈子里,手中还维持着抱玩具一样的姿势抱着怀里早就没了生息的小动物。

??等人察觉,有惊讶,有好奇,有的却只感到渗人。

??“那是黄皮子?咋还抱着它,也不怕被咬了喝血。”

??“应该是个死掉的,没见有动静。那东西才不会乖乖不乱动。”

??“咋真渗人哩。这青天白日的刚刚打了好几个哆嗦。”

??“……”

??周围的声音中间那俩抵死不认账的也听到看到了,昨天晚上他们明明确认过,人真的就剩一口气,虚弱地不出两分钟就会马上断掉的那种。可现在……真的好好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生龙活虎,除了有些微的狼狈。

??都计划好了的,从听到人被救过来就又做的计划,还没有施行。

??起死回生?真的存在?

??李梅子偷偷斜眼看着书书又看了看她怀里显然并不是活物的黄皮子,议论的声音也传入了耳中。她想起刚刚说的那只老鼠,难道那是她丈夫专门引路要揭发他们的?她是真的怕了,眼前的小姑娘她也感觉有些渗人,总不是被妖精附了体吧?

??不敢再看,不再狡辩,缩着身体默不出声。

??另一个的杨成却没有女人好搞定,他听着也只有些害怕,但他更明白现在认了罪那就是要活不成,狠心壮起胆子反驳。“你儿子的事情我不知道,还有那小傻子,大半夜不睡觉谁知道她跑山上干啥?你们姓黄的不要太过分了,这个生产队可不止你们一个姓。”

??最后竟然反过来警告起了人,还妄图挑起姓氏矛盾让自己受利被保护。

??“你胡说,还我儿子!当初就觉得你俩不正经,老往一起走,可我那傻儿子偏偏不相信。也怪我啊,唔呜呜。”边哭那手脚也不软着,专往人身上招呼,下手一点不留情。

??这情形,女人自然便利些。王英也凑上去为女儿出气,那么小的一个傻孩子,虽然现在侥幸不傻了,但都是从生死边缘抢的命啊。如果真有那一不小心,这世上就要没了这个人,她该咋办?想想招呼地就更起劲。

??俩女人的单方面殴打并不是没人阻止,可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内里男女老少围着的一圈可不是只喘个气儿看热闹的,绝对给你防个水泄不通,别想插手。

??徐公安也尽力喝止,可他就两只手一张嘴,连挤都挤不进去,真是相互协作的人太多,你说他怎么下手?总不能给人一枪吧?这是绝对不可能乱施行的玩笑。

??“不要闹出人命,这样不值得。”他嘶吼着想要用公安的威严制止打斗。

??可惜……

??“晓得了。”忽然有人大声回了话,很贴心地给了回应。开始更理直气壮地虐人,好似受到了官方授予的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

??无语。

??晓得什么呀晓得?

??徐公安一时有些愣神。

??咬文嚼字要不得啊,根本没有停下不说,竟然还有人明目张胆地指挥哪哪儿可以多挨几下,照着哪里最疼等等。

??徐公安满头黑线,心里有小人儿在怒吼:请不要随意曲解他的意思!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