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 夜间
横热文学 > 彩虹屁专家种田记 > 墨丽姑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横热文学] https://www.hengre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家没什么亲戚,是以过年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家里猫冬烤火,顺带着烤烤地瓜嗑嗑瓜子,年就这么过完了。

??“娘,就一小块,一小块嘛!娘~~”

??崔三娘简直要被她们家的烦人精给烦到头发丝儿都炸了,听着这一声娘都要转三个音的叫着,崔三娘只能一直催眠自己:“是亲生的,是亲生的...”

??墨云柳已经磨了崔三娘半日了,可她还是不肯松口,墨云柳只得继续磨:“娘~~~柳儿不要多,就一几尺见方的地就可以了嘛~~娘~~~~”

??“再晃我这胳膊就掉了,看以后谁给你做饭吃啊?”崔三娘只觉眉心隐隐发痛:“柳儿,你之前种的葡萄苗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苗你都忘了是不?种下十天半个月才浇一回水,累的不还是娘亲?”

??其实家里有不少地,给女儿瞎折腾的地也是有,不过她这女儿不靠谱啊!种完就丢那了,那葡萄秧子要不是自己给菜园施肥时也给它一起施了,如今能长高那么些?如今还要折腾去种水稻!

??崔三娘又换了个法子劝:“柳儿你听娘说,种水稻可不是跟你种葡萄秧子那样,你种了水稻还要施肥,要拔草,要抓虫,哪哪都是活,你哪里做得了不是?”

??“不管嘛!人家要种嘛~~”这一年来墨云柳已经很好地融入了墨家,也真的把墨大庄夫妇当成自己的亲爹娘一般,跟着云林学的格外会撒(死)娇(缠)卖(烂)萌(打)。

??要是不种水稻,那她的奖励还有什么用?秉承着要将系统奖励发扬光大的心情,墨云柳是打定了注意要磨到崔三娘同意。

??墨大庄心疼女儿,从外头回来的他瞧见女儿又是撒娇又是打滚儿的,毫无原则地站在了女儿这边:“三娘,不过是一二尺的地,就当是给孩子玩嘛!”

??崔三娘没好气地瞪了眼墨大庄,就兴你做好人!

??被她瞪得心虚的墨大庄摸了摸后脑勺,“嘿嘿”地笑了两声。

??“成成成,你爹把好人都做光了,我还有甚好说的,就门口那儿圈出一小块给你,爱咋折腾咋折腾。”瞪了眼狼狈为奸的父女俩,崔三娘强忍住想笑的冲动,她可是严母,不能破坏人设。

??送走了目的达成的墨云柳,墨大庄脸上的表情才变回方才进门时的沉重模样,坐到崔三娘旁边的炕上:“刘老二那孙子,真不是东西!”

??“咋?真像墨祥家的说的那样?”崔三娘放下手中的活计,一脸凝重的望向丈夫:“你都打听到什么了?”

??“我哪是打听到,老子是亲眼瞧见了!”说到这墨大庄就觉得心中一口浊气憋得难受,若不是顾全着墨家跟墨丽的脸面,方才他就恨不得冲进去把那对奸夫□□一起给收拾了:“我今儿在镇上瞧见刘老二一副人模狗样的样子往那寡妇家里去,眼瞧着他进了那寡妇家里,青天白日就敢行那苟且之事,我瞧那寡妇的邻居也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两人怕不是早就勾搭上了!”

??崔三娘双手捂住胸口,被墨大庄的消息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呆呆地看着他:“那、那、咱们现在、该、该如何是好?”

??“墨丽怎么说也是二房的人,此事还是要二叔做主才是。”墨大庄重重地啐了口,仿佛想起刘老二就觉得恶心的样子:“我一会儿去请二叔来,将此事告诉二叔,让他老人家来定夺吧。”

??夫妇俩说着话,谁也没注意到门外一个去而复返的身影将两人的对话都听了进去。

??墨云柳站在门口,想了好一会儿才将墨丽这个名字跟记忆中的人给对上,又听到正房传出穿鞋的声音,赶紧转身悄悄往西厢房回去了。

??“姐,墨丽姑姑你还记得不?”墨云柳躺在炕上翘着二郎腿,还在想方才爹娘的话:“她人怎么样呀?”

??将衣服规整地折好放到枕头底下的墨云竹听到妹妹这般问,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会不记得,墨丽姑姑不是嫁到镇上货郎家了嘛?至于人怎么样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听娘说哥哥小时候还是墨丽姑姑帮着带大的呢!”

??“这样啊...”墨云柳若有所思地应了句,然后又合起眼睛来不说话了,只有翘着的二郎腿还在一晃一晃的,自在极了。

??墨云竹不知妹妹为何问这些,见她不愿多说,自己也就不再问了,钻进被窝,她也要睡个舒舒服服的午觉才是。

??***

??大人们的事儿是怎么处理的墨云柳不知道,不过在二月底的一个下着冷冷的雨的午后,墨大庄驾着牛车出去,然后带回了呆若木鸡的墨丽姑姑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裳跟三个哭得嗓子都哑了的女儿。

??“云竹你跟妹妹找几身干净衣裳出来,然后带几个妹妹去洗澡去!”一直在家焦心地等着的崔三娘听到外头有动静就赶紧迎了出来,扶着站都站不稳的墨丽进了正房,又交代孩子们照顾好墨丽的三个女儿。

??墨云柳瞧着墨丽姑姑的样子,紧紧地抿住双唇也不说话也不动,还是墨云竹拉了她好几下才回过神来,带着三个已经哭到哑又怯生生的表姐妹梳洗一番,又换上了干净的衣裳。

??“招娣你们别怕,先喝些热糖水暖暖身子,墨丽姑姑那边儿有我娘在呢。”去厨房泡了一壶热糖水,手里捧着三个粗瓷碗的墨云竹进了西厢房,瞧见三个表妹缩成一团坐在炕上小声抽泣着,自己给妹妹使了个眼色让她去正房偷听,自己则赶忙倒了三碗热糖水:“没事儿的,先喝些水吧。”

??墨云柳本就好奇得不得了,如今得了姐姐的许可,便悄悄出了西厢房,放轻脚步走到正房外头,俯耳到窗边偷听。

??*

??正房内,墨大庄气得在屋里走了一圈又一圈,大声道:“凭甚休妻?这是他刘老二自己干出丢人的事儿!还有脸来休妻!”

??“都怪我生不出儿子来...”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裳的墨丽坐在炕上靠在崔三娘怀里,泪眼盈盈:“要怪就怪我...”

??“生不出儿子凭甚怪你?我还没说是他刘老二命中活该断子绝孙呢!”崔三娘一边安抚着墨丽,一边咬牙切齿地骂着刘老二:“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那寡妇就是什么好鸟不成!那肚里的种是不是他刘家的还不一定呢!”

??想到那寡妇上门来耀武扬威的模样,再想到薄情寡义的刘老二,墨丽痛苦的闭上眼:“罢了罢了,总归还是要过日子的...”

??自家娘亲是什么样子墨丽再清楚不过,她若是被休回娘家,虽然爹会护着自己,可娘是不可能留自己在家里吃白饭的。她若是被休了,她的三个女儿又该如何是好?苦就苦罢,日子哪里有不苦的?

??“不行,我不能让你再跳回刘家那个火坑!必须和离!和离了大哥养你!”墨大庄叉着腰站在原地瞪着墨丽,道:“我墨家虽然穷,端没有让自家女儿白白被旁人给欺负了还不还手的道理!”

??“对!咱们墨家的姑奶奶可不是谁都能欺负去的!”

??瞧着堂兄与堂嫂这般维护自己,墨丽心中一酸,眼泪就又下来了:“大哥、嫂子!”

??“大庄!大庄!”正房里三人还说着话,外头就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原来是墨二叔听到村里人说墨大庄接了墨丽跟三个外孙女回来,回来的时候个个都是哭着的,他心里着急就赶忙过来了。

??墨云柳听到正房传出来动静刚想躲起来,却还是慢了一步,正好被出来开门的墨大庄逮了个正着。

??怂着脖子“嘿嘿”地笑了两声,墨云柳乖乖站在门口也不走,见墨大庄带着墨二叔进来,自己又被墨大庄瞪了一眼才缩着脖子往西厢房回。

??等到正房门关上后,那缩回西厢房的人儿就又跑了出来,回到方才偷听的位子,继续偷听事业。

??可听了半日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这几个大人商量了那么久也没个章法。

??实在听不下去的墨云柳披着一身主角光环,推开了大门:“我有主意。”

??“啊!娘别打!别打我!”被打得抱头乱窜的墨云柳一边喊一边跑:“我真的有主意!”

??“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墨云柳我看你是皮在痒了是不?”崔三娘被这熊孩子气得不轻,说罢又想上手:“老娘今天非要好好纠纠你这臭毛病,还学会听墙角了!”

??“三娘,三娘,孩子还小,打坏了可怎么好?”墨大庄一手将女儿护在身后,一手拦住了崔三娘的动作,又回头瞪了眼墨云柳:“你还敢来!”

??墨云柳吐了吐舌头,咳了两声清清喉咙,道:“我是真的有主意,左右叔公跟爹娘不是也没讨论出什么法子来,万一我这法子可行呢?”

??墨二叔摆摆手,示意崔三娘收了动作,一脸和煦地看向墨云柳:“那柳儿跟叔公说说看,你有什么主意啊?”

??“叔公可知停妻再娶是何罪名?又可知逼死原配是何罪名?与寡妇私通又是何罪名?”墨云柳目光灼灼的看向在座的长辈:“墨丽姑姑并未犯七出之条,无故休妻又是何罪名?”

??听到墨云柳这般说,还是墨大庄最先反应过来:“是了!这桩桩件件可都是能告上衙门的罪过,我们墨家无过又何惧他刘老二!”

??“实在不行还有里正伯伯家的辛武哥哥呀!”墨云柳露出一丝狡然的笑,将能用的资源用到了极致:“不过这要怎么办,还是要看墨丽姑姑意思咯!”

??众人听她此言,也都将目光转向墨丽,是啊!若是墨丽自己都不愿意这般,他们能帮得了一时,总帮不了一世,总该是要墨丽能立起来才是。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